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
×取消主题

跨过千年来爱你之十

发表时间:2019-12-10用户:温婉晴天阅读:420
  【因痛生病·误会】
 。1)
  回到四太子府,慕容枫觉得好累,虽然慕容夫人与她无甚血源关系,只是她此时身体的母亲,可,仍是觉得从心里痛,也许身体和灵魂混和在一起,总有纠缠之处吧。就如,许多技艺,并不是白敏所会的,可慕容枫会,于是白敏也就会了;而有些思想不是慕容枫可以表现的,但白敏能够表现,于是慕容枫也就自然表现出来了。
  “小姐,歇会吧!
  春柳扶慕容枫坐下,小姐苍白的脸色让她从心里难受,丧母,丈夫又在青楼陪着别的女子,如何接受?
  烟玉走了过来,看了看慕容枫的样子,很是担心,悄悄找来王保,嘱咐他去醉花楼请四太子回来一趟。纵然是没有情义,他的岳母去世了,他总该露个面才好,免得让人笑话慕容枫无人关照。慕容枫在床上躺下,迷迷糊糊的觉得疲惫不堪,隐隐有了几分倦意,想要合一会眼,隐约听得见外面有人在讲话。
  “烟玉姑娘,不是我不用心,只是四太子他根本不理我!
  是王保的声音,似乎是着急解释什么。
  “我去了醉花楼,按姑娘吩咐的去请四太子回来一趟,可,四太子一心都在月娇姑娘身上,根本没有理会我,只是吩咐我立刻回府,免得府里再出什么事,根本连让我开口说话的时间都没有,我只得赶了回来!
  烟玉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生气。
  “办这么点事你也办不成,亏了主子平日还待你那么好,你不会告诉四太子家里太子妃出了事吗?如今太子妃一个人呆在家里,连个说话倾诉的人都没有,总不能朝着我们做奴才的哭吧,纵是再苦,也只得自己咽了,若是四太子回来了,总是有个人安慰她两句,帮她出出主意。你真是太不尽心了,四太子子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了,如若是太子妃出了什么事,可是你能承担的。瞧目前的情形,只怕是太子妃的身子也挨不住,可恨的是,府里的太医也跟着四太子去了醉花楼,怎么把个青楼的女子看得比珍宝还珍贵,我们太子妃哪一点不比那个青楼女子强?!真真可气!”
  慕容枫眼泪流了出来,这做仆人的待她都比司马锐强,自己怎么可能爱上如此不堪的冷酷之人。
  将头藏进枕头,慕容枫第一次偷偷哭了起来,这是她来到古代,第一次伤心落泪。正如烟玉所言,她现在真的希望能够有个人陪在身边,听她说说话,好让心中的苦能够减轻些,但是,真的要向这些做仆人的人说吗?不能,虽然她确实不是慕容枫,可大家都认为她是慕容枫,怎么能够伤害到慕容王府里的人呢?想想悬梁自尽的慕容夫人,慕容枫不忍。
  入夜,慕容枫沉睡不醒,昨晚就没有吃东西,早上一起来就赶去了慕容王府,在慕容王府呆了一个上午,忙碌着慕容夫人的事,滴水未饮,回到府后又没进一点水米。
  到了晚上,烟玉让厨房煮了些粥,准备送去让慕容枫吃一些,却发现,慕容枫的呼吸有些不稳,脸色潮红,额上全是汗,一摸头,热得烫手,声音都变了,着急的喊:“春柳!快些过来!太子妃头好烫!”
  春柳急忙跑了进来,一摸,果然热得吓人,但却似乎又很怕冷,整个人紧紧的拥着被子,微微有些哆嗦,手脚却也热得吓人,身上更是烫人。
  “烟玉姐姐,如何是好?”
  春柳吓坏了,上一次小姐昏迷三天三夜的经历让她心有余悸。
  “府里的陆太医去了醉花楼,这么晚了要如何才好?”烟玉眉头一皱:“这么晚了,怕是大太子妃那边情形也不会太好,慕容夫人过世,难免都要伤心过度,如今——你且看着主子,我去太后娘娘那儿请个太医过来!
  到了祥福宫,看见宫中的烛火已经灭了许多,想必太后已经歇息了。烟玉也顾不得了,在这儿呆过的她找了相熟的姐妹,央求帮忙通报,一则相熟,二则大家也晓得太后娘娘一直宠爱四太子妃,况且人家的小妹现在已经是皇上的爱妃,再加上谁也不愿得罪四太子府的人,所以顺利的通报了进去。
  太后年纪大,早已经歇下了,听说烟玉来了,而且哭得伤心,立刻让她直接进到房内。
  烟玉跪在地上,哭着说:“烟玉不敬,如此晚了还来吵醒太后娘娘,请太后娘娘恕罪,只是我家太子妃突然起了高烧,府里的太医又随四太子去了醉花楼,万般无奈,只得求太后娘娘让祥福宫的太医过去帮忙瞧瞧。求太后娘娘恩准,越快越好!
  太后一听,气得嚷道:“这个孽子,如此可恶。快,去叫我的太医马上去四太子府,备轿,我要过去瞧瞧,可怜枫儿,家中出了那等悲哀之事,却偏偏锐儿这个孽子又去了醉花楼,真真恨死我了!”
  看到慕容枫可怜的模样,太后心疼的不得了,直嚷着要让人立刻拆了醉花楼,吓得小德子一迭连声的劝阻,说:“太后娘娘,暂且饶了他们吧,如今四太子妃这个模样,还是这儿要紧些!
  太医忙活了大半夜,直到清晨,慕容枫才总算是清醒过来,烧也退了些,只是气色看起来仍是那般的苍白。
  慕容枫瞧见了太后,努力微笑着说:“祖母,您怎么来了?”
  “枫儿呀,祖母真是对不住你,锐儿这个孽子,实在是可恶,待到天明,我立刻就派人去把那醉花楼夷为平地,替你出这口气!
  太后也是一夜未睡,一直守着,看着太医忙活。
  “枫儿呀,你只管好好的歇息着,不妨事,这宫里不缺什么,好好的养些日子,待病好了,太后一定让锐儿那孽子亲自为你赔不是!薄白婺,这可使不得,这等事,如果真要闹出去,怕是枫儿真是无脸啦!
  慕容枫虚弱不堪的微微一笑,笑容明净而招人心惜,弱弱的,淡淡的,隐隐有些无奈和悲哀。
  “到底怨不得别人,那月娇姑娘虽是青楼女子,但也是不得已,不然,好好的女儿家谁愿意进那火坑?况且她也是卖艺不卖身,人长得漂亮,舞也跳得好,四太子喜欢她也算不得什么不对。祖母且由他去吧!
  太后深深叹了口气,不知说些什么才好。
  “祖母,您去休息吧,枫儿已经不妨事,休息几日也就好了!
  慕容枫心中其实悲哀,只是面上不愿意表现出来,如何埋怨?难道真逼着司马锐回来?回来又能怎样?
  “要不,我让人把锐儿叫回来?”
  太后试探的问。
  “罢啦!
  慕容枫轻轻摇了摇头。
  “且由他去吧。枫儿如今不舒服,也只想一个人静静的歇着,如今,只需休养几日就好,也就不必勉强四太子回来了,或许,月娇姑娘也病得很重,一时半会离不开人,就算扰他回来,怕也是心中有事,徒添烦恼!
  太后无语,这个丫头,怎么如此看得开,看得开的让太后心中悲哀,其实,身为女人,嫁个男人过一辈子,有些时候真是不得已,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神仙眷侣。一切还不是缘于自己那个做皇上的儿子的一时兴起,非要纳了那个慕容雪为妃,惹得慕容夫人心中屈辱,起了这个自尽的念头!
  司马锐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清晨。一进自己的府邸,就觉得情形不对,太安静了,安静的让他心里头一惊,喊了一声:“王保!”
  “爷!”
  王保立刻从里面跑了出来,一见司马锐,惊喜万分的开口:“爷,您可算是回来了,真快把奴才给急死了,您再不回来,怕是奴才都快被给骂死了!彼韭砣褚惶裘,笑了笑。
  “王保,谁敢骂你呀!”
  “爷,您先别和奴才聊了,快去看看太子妃吧!蓖醣J兆×诵θ,轻声说:“都病了几日了,仍是不太见起色!
  司马锐半天没反应过来,瞧着王保。
  “爷,您快去瞧瞧吧!蓖醣G嵘叽。
  司马锐瞧了王保半天,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,才匆匆赶到慕容枫住的房间,一进房间,就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,然后就看见躺在床上的慕容枫。
  这一看之下,司马锐觉得自己的心就似是被刀子剜过一般。慕容枫静静的睡着,脸色苍白的吓人,头发散在枕上,就好象风一吹就会消失一般。
  “烟玉!”司马锐的声音就似是从心中直接喊出来的一般,压抑着愤怒和伤心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烟玉被他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颤声说:“太子妃病了!
  “我知道,我问你,这是怎么一回事!”
  司马锐恼火的问。
  “那日您去了——就是去醉花楼的那天早上——太子妃的母亲,慕容夫人在家中悬梁自尽了,太子妃赶去时只来得及见上最后一面,回来后就一直水米未尽,到了晚上就起了烧,府中的太医随您出去了,奴婢只得去太后娘娘那请了一位太医过来,太医忙活了大半夜,才算让太子妃醒过来。可,这连着两三日了,主子的情形一点也不见起色,常常就是半睡半醒,太医说是心头郁闷所为,可,我们做奴才的又不知要如何才能让太子妃开心,只得日日煎药治着!
  烟玉心里这个生气呀,心说:你说是怎么会事呀,现在知道急了,早干嘛去了!
  “为何不当日就通知我?”
  司马锐坐在床边,伸手,却不敢触,慕容枫的皮肤苍白到似乎一触即破。
  “王保去找过您,可您,您并没有理会他!
  烟玉低下头,说。司马锐一窒,半天没说话,王保确实去找过他,只是当时正忙着月娇的事,所以没有在意,以为王保只是过去伺候他。
  “这几日如何处理的?”
  “一直由太后娘娘那儿的太医过来瞧病,喝着药。太医说,只能慢慢调理。大太子妃来过几次,雪妃也来过,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是天天都过来瞧!
  烟玉心中说:就你一个人没露面。
  司马锐吭不得声,自知理亏。
  床上的慕容枫微微动了一下,司马锐立刻低下头,轻声唤道:“枫儿,好些了吗?”
  慕容枫睁开眼看见司马锐,立刻咬着牙恨恨的说:“不好。而且看见你更不好!
  说完,愣了一下,心中到有些奇怪,原是该不理这个人的,做什么还和他说话?!
  司马锐心中一跳,竟然有隐约的喜悦,微笑着看着慕容枫。
  “对不起,枫儿,我真不知这几日出了如此多的变故。只是——”司马锐轻轻顿了一下,接着说:“那月娇,那晚跳舞的时候摔伤了腿,我没想到……”
  慕容枫眼睛一闭,淡淡地说:“我累着呢。你不要烦我!
  “好!
  司马锐其实开心的不得了,只要慕容枫还和他说话就成,再怎么气他恨他,只要还理他就成。
  “那我只坐着,不说话成不成?”
  慕容枫再不吭声,就全当眼前没这个人。
  司马锐静静的坐着,也不敢再开口,这几日,人虽然在月娇阁那,心却一直空落落的,总不是那么的踏实,一踏进四太子府,想到可以看到慕容枫了,就满心的欢喜,如今真见着了慕容枫,突然间,觉得一切是那般的踏实和安心。
 。2)
  烟玉从外面走了进来,轻声对坐在床边的司马锐说:“四太子,乌蒙国的雅丽公主来了,说她有事要找您!
  司马锐头也不抬,冷冷的说:“我没时间理会那个丫头,让她立刻从我府里离开!
  “如果我能够医得好您的爱妃的病呢?”
  雅丽公主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。
  司马锐一抬头,看到雅丽正站在门口,正笑嘻嘻的瞧着他。雅丽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,衣衫不整,面上还有些灰尘。瞧她这个样子,心知她从司马强眼皮底下跑出来实在是不容易。
  “你是打洞里钻出来的吗?搞得如此之模样?”司马锐不耐烦的问:“跑到我这儿来做什么?”雅丽公主一挑眉,不以为然的说:“你是不知道你那个哥哥有多难缠,关我关得可真是紧,说是怕我跑出来像疯狗一样咬人!如果不是因为今天他去城外接他的宝贝夫人红玉,我还是没有机会跑出来。真是讨厌,你那个哥哥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,我什么招都用了,吓唬他不成,引诱他不成,唉,真是倒霉。你那个宝贝爹爹竟然要把我许给他,天,还不如一刀捅死我算了!
  司马锐一笑,心里头却是一顿:红玉回来了,不知道大哥是否知道,已经这么多年了,是非已经淡忘了旧事?
 。3)
  “我们出来说话行吗,这个房间里都是些什么药味呀?太医也真是够胆大的,什么样的药都敢用,好好的人也能给治死喽!
  雅丽一撇嘴:“换了我,几副药就能保证——慕容枫是吧——就能保证你这个妃子生龙活虎。不过,我可是有条件的!
  雅丽诡诡的一笑。
  司马锐与她一同离开慕容枫的房间,一则知道这个雅丽公主是个难缠的主,二则也是怕说话的声音吵醒了慕容枫。两个人站在院中,秋风静静的吹过,有几许凉意。
  司马锐并不怀疑雅丽的话,乌蒙国本来说是一个盛产药材的国家,如果她说她几副药就可以治好慕容枫的病,那自然是真的,她应该有这个把握。
  “好吧,说出你的条件我听听,是不是值得我司马锐一试!
  司马锐轻轻一笑,嘴角微微一扬,不经意间就让人为之醉。雅丽公主笑嘻嘻的凑上前,她的个子不高,和司马锐说话的时候一直要高高的仰着头,这一靠近,几乎就贴在了司马锐的身上,司马锐动也未动,就那么站着,这个雅丽公主的做法与大兴王朝的女子截然不同,如若避开,怕只怕她更是不依不饶。雅丽眼媚如丝,声如虫鸣,说不出的诱惑与妩媚。
  “你陪我一夜,我救她一命!彼韭砣褚恍。
  “你会做这种赔本的买卖?”
  “在我来说是赚呀!毖爬鲆惨恍:“我们乌蒙国的女子没有你们大兴王朝的女子这般虚伪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我不喜欢司马强那个木头,我喜欢你的眼睛,看得我心直跳,我父王原意是让我嫁给你们大兴王朝的皇上,以保证我们乌蒙国平安,不再起干戈,如今,你们的皇上不喜欢我,只喜欢那个狐媚的女人,叫慕容雪是吧。司马强也不会娶我,他眼里只有那个红玉,在我爬上皇上的床之前,我还是喜欢和你在一起!
  “呵呵!”
  司马锐一笑,笑得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,看起来却迷死人不偿命。
  “如果你想要爬上皇上的床,还是不要招惹我,而且我对司马强的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。你如果想救就救,不想救就算了,我自然有办法,乌蒙国也并非只有你雅丽公主一个懂药之人!
  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”雅丽不明白的问:“若论相貌,我虽不及慕容枫,但论魅力,我还是信心的。那慕容枫对你始终是淡淡的,表明了人家不在乎你,而我送上门,你竟然眼皮不抬一下,况且这件事你只赚不赔,为何不为?”
  说着,身子再欺向前,软软的靠在司马锐身上。司马锐依然不动,淡淡地说:“可以啦,雅丽公主,我可是没有心情和你玩这种游戏,说句狂话,你认识的女人怕还没有我经历过的女人多,你这种伎俩,对我无用!
  雅丽一噘嘴,离开了司马锐的身子,说:“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想想,若是愿意了,随时通知我。慕容枫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是不好,再这样吃下去,只怕——算啦,还是你自己考虑吧,免得你以后说我是逼迫于你。至于我吗。我看你现在也没心情理会我,我就出去转转,看看有没有好玩的地方,或者看看能不能诱惑一下你们大兴王朝的皇上大人,就那个慕容雪,还真不在我眼中!
  司马锐一笑。
  “你莫笑!
  雅丽一仰头,很自信的说:“我说的到做的到,现在你们大兴王朝的皇上正在兴头上,只要过了这份新鲜劲,我雅丽公主就有机会取而代之,信不信,一个月之内,如若我尚未离开皇宫,出入暖玉阁的一定是我雅丽公主,而非那个慕容雪!”
  “如若你的新鲜劲也过了呢?”司马锐懒洋洋的说:“雅丽,你话说得太满,那个慕容雪是太嫩了点,但她比你美丽,比你年轻,比你真实,纵然你诱惑了皇上,也不见得就可长久过她。这宫里并不是只有她一个被宠的女人,我的母后、刘妃、吴妃,能够被皇上宠爱至今,绝非寻常之人,你若真以为只凭你的魅力便可坐稳后宫,只怕是白日做梦。更何况,你是乌蒙国的公主,你的身份注定你不能被皇上宠爱到入住暖玉阁!
  雅丽一愣,不语。
 。4)
  “”四太子!蓖醣W吡私:“二太子妃来了!
  司马锐愣了一下,红玉来这儿做什么?
  “请她进来!
  说完,看向雅丽:“如果我是你,现在就回二太子那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二太子的为人,只怕你惹恼了他,肯定没有好果子可吃,只怕是会关得更严,想要再出来诱惑皇上就没有机会了!
  雅丽气呼呼的转身就走,“我就不信你不求我,到底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你的妃子生命重要,你自己看着办!”
  司马锐面无表情站在那,顿了一下,听见有人走过来的声音。头也没回,只静静的说:“你回来了!
  庭院里站着一位端庄美丽的女子,年纪约在二十五、六岁上,着一件淡黄的衣裙,面色平和,内敛温柔。
  “四弟,可好?”
  司马锐轻轻转过身来,微微一笑:“二嫂,好久不见。怎么有时间回宫里来?”
  红玉温柔的一笑:“是你二哥让我赶来的,说是四弟的妃子生了病,宫里的太医一直没有良策,特意让我带来乌蒙国的良药送来给你,以解慕容姑娘的病情!
  司马锐面色微微一变,“他到是细心!
  红玉面色似乎是有些尴尬,但一闪而过,有些事,提了何用,既然有了当初,就不能今日再说对错。
  看司马锐拿了药了让烟玉去煎,红玉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慕容枫,不是自己敏感,当年司马强喜欢自己的时候,也是自己和司马哲两情相悦的时候,甚至皇上也已经准了她再过几个月就嫁入大太子府,可——就在那个时候,她遇到了刚刚从边关回来的司马强,一场轩然大波后,她嫁给了司马强,并随着司马强去了边关,很少回来。
  可,两日前,司马强却让手下快马赶回边关,嘱她马上送药过来。为了四太子的妃,他如此,她又怎么能不怀疑呢。自己当年的经历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?
  “在看什么?”
  司马锐淡淡的问。
  “是不是奇怪她有什么本事让司马强派人要你捎药过来?”
  红玉轻轻叹了口气,“四弟,我知你怨我当年狠心伤了你大哥的心,可有些事,实在无法说清。如今,看到她,就如看到当年的我,实在不希望她重蹈我覆辙!
  司马锐冷冷一笑,“你与大哥自小青梅竹马,仅仅为了一个所谓的英雄救美,就让你许下了终身,枫儿与你不同,她不会如你一般轻率,而且,她既是我司马锐的妻,就由不得别人挂念。你要看的不是我的枫儿,而是你的夫君,那位你心目中的英雄,司马强!”
 。5)
  红玉无语,有些旧事,提了只会伤了和气,何必提,在边关呆了这么多年,一直生活的很平稳,她很知足,如果不是突然出现这个慕容枫,她会就这样平稳的生活下去,但,不知为什么,看到虚弱的躺在床上慕容枫,她却觉得有一种害怕的感觉。她知道,司马强就算真的喜欢慕容枫,也不会表现出来,只会深埋在心底,但是,一想到,司马强心中有了别人的影子,她还是觉得悲哀,想到当年出嫁前母亲说的一句话:红玉,你今日背叛了哲儿,只怕是有一天你会被害怕失去强儿的心魔控制而痛苦不堪。难道,真会如此吗?这么多年了,还是第一次有另外一个女人被他如此关心。他从没有如此的关心过除了她以外的女人,甚至为了她,不曾有过任何娶妻纳妾的念头。听随从们说,一路上那个雅丽公主好几次勾引他,他都没有动心。
  红玉捎来的药确实有奇效,两副药喝下去,发了一身的汗,连被褥都湿透了,次日清晨,烧竟然退了,人也精神了许多,脸色也好看了很多,也能够吃下些清淡的粥饭。来探望她的太后高兴的不得了,瞧着慕容枫,松了口气,说:“总算是有了起色,快把祖母担心死了。吃的什么药?效果如此之好,早知有这样的好药,咱们就不受前几日的罪了!
  一旁的烟玉回答:“是二太子妃从乌蒙国捎回来的药,昨天吃了两副,今早就见了起色,也能够吃点东西了,刚刚太医来瞧过,也直叹是好药呢,只是太医也说,太子妃病了这几日,身子是虚的,定要好好养养才成!
  “她自己过来的吗?我到没听强儿说起过,这丫头也是,既然回来了,也不知道去瞧瞧我,她和芸慧关系是最好的,知道她回来了,怕是芸慧一定高兴的不得了。这几日,老是呆在宫里,你们兄弟也没时间陪她,正自己急的难受呢!
  司马锐笑了笑,说:“是啊,是她自己亲自过来的,怕是好奇锐儿的妃是何等人物,要劳动二太子亲自派人让她捎药过来!
  “锐儿!”太后有些不安的唤了一声,“已经是些个旧事,就不要再提了,现如今,嫁的嫁了,娶得娶了,各安本份吧!
  司马锐只是一笑,没有再说话。
  “枫儿呀,好好歇着吧,祖母呀,也要回去了!
  太后慈爱的瞧着慕容枫,司马锐的事,慕容枫似乎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不满,只是表情淡淡的躺在那,到让太后心里喜欢,也怜惜,知道自己的孙子是怎样不堪的一个顽劣之徒,嫁了也只得守着,这是命,但这个慕容枫似乎守得平静淡然,不争不躁。
  送太后走后,司马锐回到慕容枫的房间,却发现慕容枫已经自个儿从床上起来了,披了件宝蓝的披风,就如清凉的滴水般透明,正拿着本书瞧着。
  “你才好,就起来,你不是也听见太医们说了吗,你要好好的休养几日才成!彼韭砣窳⒖贪肭科劝胙肭蟮牟蠓瞿饺莘慊卮采现匦绿上,盖好被子:“今日外面风大,怕是要变天,你可不能再感风寒,要做什么让烟玉她们替你做,要是想看书,不如我读来你听!
  “月娇姑娘这几日怎样了?”慕容枫重新躺下,不经意的问:“听你那日说,好象是跳舞的时候出了意外,腿已经好了吗?”
  司马锐叹了口气。
  “腿骨摔断了,怕是要好好的养些日子才行,已经让陆太医给她诊治了,除了静卧,别无他法!
  “你去看看她吧!蹦饺莘愕乃:“烦你照顾,没办法感谢,就放你一日假,去瞧瞧她伤势恢复的怎样了。月娇姑娘是个喜欢跳舞的人,伤了腿比要了她的命还要难过。跟了你许多年,此刻怕是盼着你能在身边守一会也好!
  司马锐没有说话,瞧着窗外,隐约听得见外面呼呼的风声,秋意一日深似一日,天气是越来越凉了。
  “我不是一个多情之人,从没有记挂过任何人,月娇与我,也不是一日一时的情义,正因为知道她把自己的腿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,才会陪她几日,挺过最初的几日光景。此时去了,怕是两个人只能呆呆坐着,说不上一句话。去了,也只是让她伤心罢啦,还是算啦!
  慕容枫很是奇怪:“你虽然尚且年轻,但以大兴王朝的律法来说,你也已是个成人,怎么可能没有经历过爱情呢?如果没有爱情,你怎么可能和月娇姑娘厮守这么多年呢?”
  司马锐一笑,“我是个无情的人,从不为情而活,月娇只是我认识的女人中的一个,也是你见过的唯一一个。爱情?对于这皇宫内的人来说,实在是太稀罕了,不是求可以求得来的。今日你也听我和祖母说起司马强的妃子红玉了吧,想当年,她和司马哲也是情投意和,却因一场意外的英雄救美,就另嫁他人,成了司马强的爱妃。如今看你大姐和司马哲相敬如宾,貌似恩爱,其实心寒,做得比朋友还要朋友,其实无趣的很!
  慕容枫无语,司马锐轻轻替她掖好被角,轻声说:“好啦,我们不谈这些个无意思的事了,不如我挑本有趣的书读给你听?”
  慕容枫不再多话,久病初愈,体力仍是不支,说得久了,竟然微微有些气喘,只得轻轻点了点头,合上眼睛,由司马锐作主。
 。6)
  二太子府,平日总是空着,只有些太监和奴婢们住着打扫,司马强不;乩,但回来后素喜洁净的他总是可以看到府邸里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模样。府里树多,花少,较其他太子府更多些阴冷之意。天气已经渐渐转凉,暖玉阁已经赐给了慕容雪,素来不喜寒意的母亲也只能呆在寒意渐重的房子里,这让司马强心中恼怒,坐在那看书,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。更要命的是,关在室内的雅丽公主也不知溜去了哪里,只顾着去接红玉,竟然疏忽了她,但料想这个雅丽公主现在也就是在皇宫的某处躲着,到也无妨,手下的护卫应该很快就会找得回来,她再怎么娇纵,也不会完全不顾及乌蒙国的利益。
  红玉轻轻走了进来,昨天送了药,今早去祥福宫见了太后,听太后说起到要谢谢她的话,知道慕容枫的病已经好了许多,大约再歇个一两日就应该可以痊愈。心中暗自奇怪,慕容枫是如何赢得太后如此宠爱的呢?依稀记得,慕容家四个姐妹中就属慕容枫最不起眼,慕容雪最为出色,所以对于慕容雪成为皇上的雪妃,她到还觉得正常,反而慕容枫受宠之事让她不解。
  “夫君!
  红玉在司马强身旁坐下,看着丈夫深思的脸,轻声细语地问。
  “何事如此烦忧?”
  “见过祖母了吗”
  司马强回过神来,看着妻子,微笑着问。
  “是的!焙煊裎⑿ψ潘:“还听祖母一再提起四弟媳,看来,祖母真是很疼这个孙媳妇。对啦,祖母告诉我慕容姑娘已经好了许多,我想,再歇息个一两日就该无事了!
  司马强点了点头。
  “乌蒙国的药材比我们大兴王朝的要好许多,以后可以让乌蒙国常年进供药材。唯一让我失望的是,皇上竟然没有接纳雅丽公主,如果有雅丽公主在皇宫,乌蒙国应该更安稳些!
  “那你打算如何处置雅丽公主呢?”
  红玉见丈夫不再提及慕容枫,也聪明的不再提及,如果丈夫真的喜欢慕容枫,最好还是不要频繁的提及这个人,否则,只会令他更想念。她微笑着和丈夫开起了玩笑。
  “父皇既然已经赐给了你,不如你就收着,红玉嫁给夫君,一直未有生育,那雅丽公主或许可以为你添得一男半女!
  “那种女子,白送也要不得,如果真要纳妾,也得要个娴静淑慧的女子,就如爱妻你这样的,你们姐妹也好处得和睦!彼韭砬课⑽⒁恍:“况且那雅丽公主也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女子,皇上越是不要她,她定是越不肯罢休!岳,我突然想起,这个雅丽公主有可能去的地方了!她对司马锐甚感兴趣,如果我猜得不错,她离开二太子府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四太子府,如果,此时她不在四太子府,那定然就是在慕容雪那,——也就是说,她此时一定藏在暖玉阁中!
  司马强唇角一笑,心中到高兴,如果猜得不错,就由她闹去吧,惹怒了皇上,以她乌蒙国公主的身份,皇上也还会让她三分,免得再起战事,说不定正可以惩戒一下慕容雪。
  红玉看着丈夫脸上突显的笑容,有些不解,“夫君,何事如此高兴?”
  “我在想——算啦,无事,去看过母亲了吗?”
  司马强转开了话题。
  “天气是越来越冷,母亲例来不禁寒意,如今暖玉阁已经赐给了慕容雪,不知母亲要如何渡过漫漫寒夜?”
  红玉忧郁的说:“昨日就去看过了,婆母的气色还好,被褥早就换成厚的。只是婆母贵为皇上的爱妃,不然的话,到可以接去边关与我们同住,那儿虽然远离皇宫,但冬日有火炉,到也温暖如春!
  司马强点了点头,心中暗自想:母亲不是一个软弱之人,否则也不可能屹立皇宫不倒,想来,她也定是不肯放过慕容雪,以母亲计谋,那慕容雪定不是她的对手!
 。7)
  慕容夫人的后事处理的极为简单,甚至没有惊动任何人,慕容青良请了几日假没有上朝,关了慕容王府的大门,挂上闭门谢客的牌子,再不见任何人,甚至连自己的儿女都没有惊动。只是带着自己的老奴,悄悄的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妻子,他实在是不忍心再让自己的妻子面对世人的议论,只希望她可以安静的离开。
  跪在新坟前,慕容青良泪水纵横,泣不成声,人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时,如今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,不惜牺牲另一个女儿的一生来;さ男∨,竟然成了皇上的雪妃,自己的妻子因为有愧于慕容家,竟然悬梁自尽。自尽,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,需要多大的勇气呀。
  慕容雪呀!慕容雪!早知如此,当时就不该舍了慕容枫保全她,或许真的嫁了司马锐,以她的美丽聪慧,应当可以留得住司马锐的心,既然可以吸引皇上,让皇上如此迫不及待的要了她,司马锐应该更不在话下,可——唉,人生哪里有后悔药可吃呀!
  望着坟上的新土,望着并不奢华的甚至有些简陋的新坟,想着土下棺木内妻子端庄优雅的面容,慕容青良心如刀割,嘴里念念叨叨:“妻呀,不是为夫心恨,要如此匆匆葬了你,只是,只是为夫实在不忍心让你走了还不得安生,面对那世人的非议。为夫没有惊动儿女们,是怕你听见儿女的痛哭之声心中难过。雪儿那丫头,自作孽不可活,且不去理会,芊儿的夫婿人厚道,待芊儿也不错,瑜儿和吴蒙一直恩爱,不用担心,只是可怜枫儿,替雪儿嫁给了司马锐那个顽劣之徒,为夫知道你最是放心不下她,为夫答应你,一定会好好照顾她,不让她受得半点委屈。也许是我们忽略了枫儿,听芊儿说,枫儿她甚受太后和皇后的疼爱,以她的聪明和灵巧,想来以后应该无事。为夫一时还不能下去陪你,你记得要找个好人家投胎,如若来生有缘,我一定还会娶你为妻,只是再也不做这朝中的官员,只备上几亩薄田,日出而做日落而息,过那平常百姓的日子,或许还更幸福。人死百事了,你走了,到剩下为夫一人难过,为夫不去陪你,不是为夫不念着你,我们结发的夫妻,怎么舍得你一个人在那边孤独,只是,为夫咽不下这夺女害妻的怨气,为夫一定要出了这口气,慕容雪那丫头不自爱,但也怪那皇上老儿人太可恶,我自会辅佐着司马哲登上皇位,让枫儿不再受气,如若芊儿做了大兴王朝的皇后,想那司马锐也不会太过为难枫儿……!
  老奴站在一旁,听着慕容青良念念叨叨,心下难受,老泪纵横,想着夫人素日为人和善,管理着慕容王府,受人敬仰,只是可惜四小姐竟然作出这般恼人之事,硬生生逼得夫人悬梁自尽,唉,可怜老爷如此年纪丧妻,要如何受得?虽然也有别的妾,但老爷一直与夫人感情甚好,怕是无人可以替代夫人在老爷心中的地位。
  这一哭就哭了好几个时辰,只哭得慕容青良眼中再也流不出泪来,嗓子也哑了,头发乱了,衣衫沾满了土。方才罢休。
  ……
 。ㄎ赐甏
分享到:
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,友善发言,匿名评论无需登录)
还可以输入:400 个字符
评论列表0 条评论
暂无评论!
网站首页|关于本站|网站地图
围观文学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,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!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─ 围观文学!文学交流群:
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? 2015 围观文学 www.wgopby.com 版权所有
分享
导航